宗教建筑的開拓者——俞宗翹

來源:綠云古建      發布者:妙祺      時間:2019-09-03

若盤點近幾十年來備受矚目的中國宗教建筑,不得不提香港志蓮凈苑。著名作家白先勇曾這樣評價這座寺院:“走進開放的空間,好像進入時空隧道,慢慢地、慢慢地通向唐代。整個文化是活的。


宗教建筑的開拓者——俞宗翹


俞宗翹工作照(中)


香港志蓮凈苑


志蓮凈苑的設計者是國內著名宗教建筑大師——俞宗翹。他畢業于清華大學建筑系,是建筑泰斗梁思成的學生之一,是老一輩建筑師中的翹楚。他致力于研究、繼承、創新傳統宗教建筑,為推動中國民族建筑發展作出了積極的貢獻。其設計理論及學術思想自成一派,影響了當代國內傳統宗教建筑界的實踐與發展。


從香港的志蓮凈苑開始,他20年間設計了數十處優秀宗教建筑作品。代表作有:

上海:玉佛禪寺、云翔寺、寶山寺、七寶寺、萬佛寺。

廣州:光孝寺規劃石門禪院。

惠州:元音古寺、禮佛禪寺、永福寺。

福州:種福寺。

大連:蟠龍寺。

終南山:元音禪寺。

海南島瓊中:東靈寺。

乳源:云門寺。


除了這些出色的作品,俞宗翹還出版了著作《情系伽楠——俞宗翹佛寺設計手稿》,發表文章《志蓮凈苑設計隨想》(香港建筑師學報)、《上海留云寺設計隨想》(香港佛教)、《香港寶蓮寺擴建建議》(香港佛教)等。其中《情系伽楠》一書,收錄了21座典型寺廟設計手稿,并附有設計思想及建成照片,是極為珍貴的建筑資料。

 

香港志蓮凈苑俞宗翹大師設計手稿



俞宗翹大師設計著作《情系伽楠》


唐風古典新形式——志蓮凈苑


唐風建筑發展到90年代,仍然是踽踽而行。在志蓮凈苑之前,稱得上是第一代仿唐建筑的屈指可數——梁思成的鑒真紀念堂、楊鴻勛的青龍寺灌頂院等。這個階段可稱為“考據復原“階段。設計師多為建筑歷史學者,設計多為遺址復原。雖然嚴謹,但主觀創作不明顯、變化較少。

 

然而建筑不僅是建筑本身,還承載了崇高的審美。在這種情況下,能不斷反思、主動探索、執著于場所意識和精神回歸的宗教建筑設計師少之又少。志蓮凈苑的設計者俞宗翹可算一個。


而后,在俞宗翹的執筆下,這座經典的晚唐風格著名建筑群——志蓮凈苑誕生了。


香港志蓮凈苑山門


與天王殿、大雄寶殿相比,面朝南蓮池的山門可謂小巧。這和以樓閣為山門的寺院設計不同,采用了“遞進烘托“的手法。雖然本身體量有限,但精致的外觀和其后層層疊疊的屋頂已為建筑群蓄勢而起。


天王殿是典型的古典新生樣式,為成熟的晚唐風格的作品。結構完全符合唐代風貌,但不是簡單的照搬,而是加以變化。天王殿參照唐代建筑做法,用材比宋式更加碩大,屋頂伸出似鳥之羽翼,出檐極為深遠,欣欣然盛唐之風。


天王殿本身形式也富有古典形式語言。建筑呈凹字形布局,主殿兩側有廊廡,連接轉角處的閣樓,再轉向前伸出三間懸山。這種極有節奏感的造型來自于敦煌唐代壁畫中的“凈土變”,與五色斑斕的蓮池一起,象征著佛教極樂凈土世界。





天王殿


大雄寶殿是此寺最盛之處。在結構上,模仿了晚唐建筑佛光寺東大殿,但又在有限的規模下,巧妙安排設計。不僅將7間的唐代大殿縮小為5間卻不減氣勢,還調整平面尺度設計,減小進深上的柱距,以取得優美的屋頂視覺效果。這是這座建筑設計中非常“聰明”的一點。殿內佛像寶飾莊嚴,法器齊備,梁上似乎縈繞著悅耳的梵樂。

 


大雄寶殿


大雄寶殿尋杖欄桿


回廊


經過多年研究,俞宗翹發現:即使是唐代建筑,初唐、盛唐、晚唐也有較大區別。初唐建筑流于平直,結構較為舒朗,斗栱機能不夠全面,與晚唐建筑相比檐下要薄弱一些。這是繼承了南北朝晚期至隋代的建筑特點。


唐代建筑風格真正成熟,在盛唐之后。盛唐雄渾之風一直到晚唐仍有余韻,其代表作為佛光寺東大殿。志蓮凈苑選擇了最能代表唐代建筑風格的晚唐樣式。這種選擇使得第二代仿唐建筑在風格上更為成熟,在創作上更游刃有余。



園林


回廊


創新江南禪寺——上海玉佛禪寺


在志蓮凈苑之后,上海玉佛禪寺為俞老宗教建筑創新實踐的匠心之作。玉佛禪寺代表了俞老在明清江南寺院風格設計上的至臻至美。秀麗高雅的寺院建筑,精雕細琢的斗栱與裝飾,無不流露著禪意。


上海玉佛禪寺一隅


俞先生學識廣博,對建筑的工程特征深諳于心。他認為,在設計的過程中,一定要注重感覺加秩序,讓設計“可度量”。在色彩方面,在兩種強烈對比的顏色并立時,一定要以一種為主,才能達到統一。譬如江南傳統建筑墻面大都以赭紅色木構和白色墻面對比,往往會因白色過多或分布不妥,或過于瑣碎等原因破壞了統一性,這些“毛病”在圖紙上不易發現。所以必須要做色彩表現圖來研究方案,平衡其色彩,防止瑣碎或單調。


上海玉佛禪寺


在玉佛禪寺總體布局設計的過程中,要考慮到每一單體都是自我完善又彼此相似地組合在一起,主從的等級要十分序列化,整體到布局都是由大到小,由繁到簡,逐步下降。有特色的個體要有意淡化。在設計個體時,需充分考量整體、突出整體,以達到統一。


上海玉佛禪寺鳥瞰圖


心有猛虎,細嗅薔薇,設計者切勿喪失對文化語句的組織能力。往往令人驚訝的美,并不產生于設計者按捺不住的想法和欲求,也不會單獨存在于秩序或感覺,而是感覺與秩序的共鳴與結合。


俞宗翹認為,建筑上的民族化,如佛教修行一樣,也應有三個層次。第一層次是整體和局部的照搬,復古仿古,不求變化,只仰慕古風。第二層次是簡化、變形、濃縮為符號,不排斥形式,卻著眼于神韻。第三層次是把傳統的東西加以提煉與升華,把傳統精神“化境”在現代的主流文化中,并不排斥“裝飾性”。“張牙舞爪”亦無不可,簡單的并列亦無不可。關鍵在于選擇得當。


志蓮凈苑與玉佛禪寺正好實踐了以上三個層次。志蓮凈苑在大木結構上,汲取唐代最為成熟的晚唐官式木構的精華,參考敦煌壁畫的建筑形式,重現了宛如天國般的晚唐大型寺廟的圖景,這是第一層次。但俞老并不拘泥于此,而是以“感性為重”,“寧簡毋繁,寧強毋弱,寧缺毋濫,寧拙毋巧”構建起了真正古典新生樣式,這是第二層次。如何讓傳統的東西跟上社會與宗教發展的速度?俞老認為文化之所以充滿生命力,在于把傳統精神“化”在現代的主流文化中。


上述第三個層次所言的文化的自信與包容,是民族骨子里固有的。敦煌北朝壁畫吸收了犍陀羅與笈多文化的元素,極為粗獷有力,接近野獸派的魯奧的魅力,唐代人穿著西域的風格圓領與半臂,伴著胡樂,吟唱著雄渾的詩篇,成就了中國歷史上的輝煌的頂點。


對于民族文化到底該何去何從,俞先生認為對待傳統文化也有兩種態度,一種是像古董似的珍藏在象牙塔,只為有心人賞玩;一種是要推陳出新,從古文化中吸收營養融合到活生生的現實世界中來。


俞先生推崇第二種。在現代化的舞臺上,傳統不能一成不變,對新形式的注入也需要頗有妙見與選擇,提煉好傳統的東西。傳統與現代的矛盾是必然的。這些矛盾有排斥,有融合,有對比,有互補。不應孤立、保守、偏執,應兼收并蓄,發掘出中國傳統文化的內核,創造出新形式。

 

俞宗翹助理戚喆如是評價:“俞老有禪者的風范。他沉默寡言,與世無爭,默默奉獻。他堅持不懈地為宗教建筑發展做貢獻。他常常看起來都是一副安靜時的樣子,平和、自然、與眾不同。那份寧靜、真摯的感覺就像深谷中的幽蘭一般,不染世事、暗自含香。”


哲師俞宗翹與綠云古建團隊


要將傳統宗教建筑中的優秀部分傳承下去,最核心的部分是“人”。


俞宗翹大師的理想是培養這類人才。把學、研與實踐結合,才能將宗教建筑、藝術的成就長久地傳承下去,才能讓宗教建筑、宗教藝術長久保持良好的水平。有著智慧與希望的人,心永遠是年輕的。近些年,俞老在不斷探索中國宗教建筑可能的同時,也積極培育人才、傳道授業,帶領著綠云古建這支年輕的團隊,創造出一個又一個成熟而又成功的作品。


俞宗翹與綠云古建團隊


現在,俞老帶領著綠云,延續著宗教建筑發展與傳承。作為綠云古建的首席專家指導,俞老致力于傳承使命感、民族復興的責任感。建筑不僅僅是建筑,設計師往往在建筑里寄予了崇高的理想。綠云古建園林的設計作品,既蘊含了千年的古代藝術營造之法,也有俞老對當代建筑與社會的思考。


致力于傳統宗教建筑設計20余年,俞老思想的深度和廣度,遠非這篇文章所能概括。作為宗教建筑的現代設計者,他將傳統建筑的核心詞匯擴展到具備禪性的高度與哲學的深度,并對傳統建筑精神做出了姿態明確的捍衛和補充。在這個時代,俞老的思想必將對更多人和領域產生影響。



(責任編輯:李蘊雨)

3d试机号今天